中国国际象棋和俄航杯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渊源很深,几乎所有的棋手都打过这外比赛。2019年,这项比赛迎来一支特殊的队伍——福建五贝:

老菜(蔡超若)

老张(张璇)

小猪(朱逸伦)

小江(江之晗)

小熊(熊丽娟)

这五位浪人都不是职业棋手,大部分是福建俱乐部的高级教练,小江还是在校大学生。此次参赛,纯属棋瘾骚痒难耐,最早是小猪动了心,刚好花咪李少灵也想带北鼻找个比赛打,于是又拉上老菜等人,最后又逮上小江……填表报名、汇款等一系列准备都完成的时候,北鼻的学签未归赶不上比赛只好放弃报名,于是,五只宝贝踏上征程。

外人很难说清当打棋手参加比赛的心态,但这五个人保证是快乐宝贝,这趟比赛完全是享受国际象棋的乐趣。

蔡超若棋力不俗,曾获2018年全国业余棋王赛冠军,据说还赢过成名已久的特级大师。他此次加赛B组比赛,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兴奋还是精力特别旺盛,下棋之余半夜不睡觉写微信公众号,由此我们才知道,棋手在棋盘前面有着非常复杂的心理活动。

他面对女子世界亚军茹科娃时这样描写:

这一轮我的对手是19年前的世界女子亚军茹科娃,大美女一枚。前一晚忍不住大发感慨:曾经仰望的世界,今天就在身边。多年前不会想到来到这里,而且是在一个多少大佬都已退役的年纪。三天来见识了十几岁的三十几岁的五十岁的,老毛子够意思,都安排本土科班出身的货色接待老夫,三轮下来两个国际大师一个国际特级大师,规格也可以了。每天都鏖战满满5小时,一胜一和一负,过程虽有遗憾,结果不算委屈。明天怼一下当年的女子世界亚军,如图。40岁这个年纪,英雄叫迟暮,美人叫资深。加油加油~

当他被吊打大半天终于缓过劲来想反击的时候,茹科娃突然抓住一个三次重复机会,他倍感失望:

怎么解释那一刻的心情呢,这么说吧,就像多年媳妇准备熬成婆的时候,突然发现儿子不结婚……

再如:

小熊遇上法国小帅哥,这种时候对局本身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记得把戒指捋下来藏起来,以免小帅哥误会不是单身……不,重要的其实也许不是记得捋下戒指,而是,当小帅哥传来温柔的眼神,用一口流利的英语开始搭讪的时候,她、她、她没听懂……于是,就这么擦肩而过,就这么难以言说。

路过小帅哥之后,又遇到一枚小洋妹妹:

结果万万没想到,一坐下,对面妹纸金银首饰一堆堆的掏出来。于是小熊默默拿出前天对上法国小帅哥时特意从无名指取下来的戒指又戴了上去……

随后蔡老师记到:“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为毛学棋对孩子们的学习有帮助……参赛多了为了搭讪不学好外语不行……这就是源自内心的学习动力,浑然天成”。

比赛第一轮,”对手是俄罗斯16岁以内排名第四的少年国际大师。然而上来就给我走了个当年天朝某位2711分世界排名39的国际特级大师被我揍过的开局,原封不动。老夫心想,这多不好意思的,毕竟天朝棋谱没外传,你小子没见识过叔叔的40米大刀,说不得,让你先跑39米以示友好。……“

右边小帅哥有可能这个故事的主角,未经确认

故事的结局是,小正太先被蔡老师打了一顿,第四轮神奇地遇到小猪,“小猪那盘也是醉。对手一看又是中国人,又是这姿势(虽然小猪走得不太一样),瞬间脸都绿了,草草和棋了事。

蔡老师当然也要总结赛况——

接着两位童鞋就出来了,小江稳如狗地再次和棋……小熊居然赢了。这两宝宝是真的过分,今早小江对个70岁老爷子,小熊对个72的……这都革命年代走过来的人啊……说到这要提一个趣事,小江宝宝无比佛系,从1600分到2200分各种和棋,简直来者不拒,下一个2000分左右,显然在营业范围内;而小熊虽然之前三轮惨遭两个2000分对手吊打,但自我感觉1800分的72岁老爷爷应该是这次比赛主要客户。

比赛之外,这些宝贝也要去参观一些景点。印象最深的倒不是哪个景点,而是当地一家国际象棋俱乐部的酒吧,里面各种鸡尾酒全部用棋手的名字命名,宝贝几个一商量,分别喝了“费舍尔”,“阿列亨”,“卡萨布兰卡”和“韦奕”。

左至右:菲舍尔、阿列亨、卡萨布兰卡、韦奕

此图不解释

各种快乐让大家起了凡心,谋划着把游赛变成传统项目。花咪李少灵非常热心地为大家拟了一个发展规划:以后每年用10个月努力工作培养小棋手,0.5个月春节团圆,1.5个月提升自己世界游赛(游赛也可以陪伴家人)。收支分配:9个月收入用于生活,3个月收入用于提升和游赛。

最后,她还非常贴心地加了一个备注:月入1.5W可以蛮轻松的实现“基本款”,以上规划不适于有房贷者。